二十七报答(1/2)

加入书签

  如何拒绝别人的好意是一门技术活。

  如果还要考虑对方的颜面和感受,那么这门技术就已经进入高精尖领域了。

  这两年来江水源收到的好意远超以前无数倍,却仍然没有熟练掌握其中的技巧,尤其对方还拿七十多岁老人家的睡眠质量作为要挟的时候。

bet36手机客户端  江水源想了又想才回答道:“两江大学对我仁至义尽,我要是这么走了,肯定说不过去,所以本科阶段我还是会在这里读完的。但就像乔老您说的,这里学术氛围和师资水平都不是很好,想要提高水平、开阔眼界,必须走出去多看看,不能做井底之蛙。乔老您对晚辈关爱有加,那我就斗胆提个要求,将来时机方便的时候,能不能请乔老带我去金陵大学拜访一下数学系的着名学者,让我领略一下他们的风采?”

  “就这个?”老爷子显然觉得他提的要求太不够分量,“行吧,先这样。不过实话实说,金陵大学数学系那两个院士年纪都跟我差不多,到了我们这把年纪,想做学问都有心无力了,基本上脱离科研第一线,主要作用是镇山门、当摆设。你想见见,当然是没问题。但要想学东西、请教问题,最好还是找三四十岁当打之年的年青学者,他们思维更活跃、视野也更开阔,对你的帮助也更大。”

  江水源点头表示受教:“这道理我明白。研究自然科学,尤其是数学,往往在二三十岁的时候最具想象力和创造力,也更容易出成果,所以菲尔茨奖只颁发给40岁以下的青年数学家。不过像国学、历史这些需要厚积薄发的学科,高龄反而是优势,因为丰富的人生阅历、岁月的反复积淀会让思考更深入,学问也更精粹。着名国学大师黄侃先生不就提出‘五十以前不着书’么?”

  搞历史的乔老爷子就坐在对面,场面话还是要说的,否则会有当着和尚骂秃驴的嫌疑。

  乔方中笑着接过话头:“那是以前,现在国学、历史什么的也讲究出名要趁早了。要是没专着,副教授都评不上。要是45岁前没拿到教授职称,出去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。”

  乔老爷子又凌厉地瞪了他一眼,让他乖乖闭嘴:“现在学风太浮躁了!不少年轻老师二三十岁就出了五六本专着,打开一看,挤干水分都不够写两篇论文的,像什么话?小江你不要学他们!”

  江水源摸摸鼻子:实在抱歉,我十几岁就写了本《国学论难史话》。

  乔老爷子接着说道:“虽然你决定学数学,但国学那一块也不要丢下。你国学功底那么扎实,要是不搞点研究,实在太可惜了!这样吧,回去我给你开个书单,再列几个题目,你抽空看看写点东西。你之前不是写过论文,还发表了么?我看过,写得不错,要接着写。写完了寄给我,我帮你改。”

  江水源愣住了:帮我改?

  别看老爷子衣着简朴、干干瘦瘦的,就跟公园里遛弯的退休大爷一样,可他却是金陵大学国学院昭明学者特聘教授、国内着名的历史学家。也就是搞人文社会科学的不能评院士,否则他绝对榜上有名。这样的院士级大佬要亲自指导我写论文?这已经不是提携、照顾那么简单了,完全是荣耀王者带着倔强青铜一起开黑一起我飞的节奏!

  江水源搓着手道:“谢谢、谢谢,能得到乔老您的指点,实在是晚辈三生有幸!”

  乔老爷子摆了摆手:“说这些就见外了!”

  乔方中继续当他的捧哏:“对、对,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,说这些就见外了!”

  乔老爷子又——欸,老爷子你怎么这回不瞪了?你不瞪,我心里有些慌啊!喂喂,乔一诺,你螓首微垂一脸娇羞是几个意思?咱们不是说好不准趁人之危恩将仇报的么?

  乔老爷子自然不知道江水源的内心大戏:“我有个学生叫隋文聪,在这个学校国学研究所当所长,待会儿我带你去见见他。他们国文系的老师我也比较熟,我会提前打好招呼,你要是有什么问题,可以直接去找他们。另外,你乔叔和他们学校的一位校领导是大学同学,有事也可以帮上忙。总之,学习和生活上的事你都不用操心。”

  乔方中道:“没错,在两江大学只有你欺负人的份儿,绝没有人敢欺负你的。”

  “说什么胡话?小江这么温文尔雅的人,怎么可能

章节目录